大概是个写文的。
属性见头像。

苍茫的地府是我的爱-3

-“判官大人我们来了。”这是鬼使·会读空气·白。
“哟判官!有什么事吗!”这是鬼使·不会读空气·黑,“艾玛你怎么印堂发黑啊!!!你需要我去找晴明帮你驱驱邪吗?”

“……”判官觉得自己不止印堂发黑,应该早已不存在的胃也在隐隐作痛。当公务员好累啊,工资少,上司花样多,下属多作妖。判官心里苦。

鬼使白把旗子放在一边,拦下了在一边叫囔的鬼使黑,“判官大人,您是不是想知道关于这家伙记忆的事。”

——作妖的下属里也有个靠谱的啊。判官这样欣慰地想着,瞥见了鬼使白竖在一旁的旗子。——说起来如果以后办个三途川旅游社的话,鬼使白大概可以当个不错的领队?——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回过神来的判官将桌上的侦探报告转向鬼使黑,“我想听个解释。”

“哦这件事啊,孟婆那家伙的汤太甜了我喝了就吐光了。”
“……”
“更何况……”一向轻浮懒散的声音突然收紧,鬼使黑朝鬼使白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冷静而又带着一丝落寞:“在知道这家伙是鬼使以后……我就不想失去记忆……”

——自己最重要的弟弟已经忘了自己,身为哥哥的自己绝对不能够再忘了对方。哪怕两人已不再是“人类”,哪怕步入三途川,就要斩断前世因果,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自己要被弟弟领着去忘却关于他的一切的这个规则。

“你烦死了啦,保有记忆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你就安安心心去投胎,把一切都交给我这个不怎么可靠的大哥就好啦!”当时的鬼使黑是这样拒绝再次喝下那晚孟婆汤的,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鬼使白最终同意了鬼使黑那不合规矩的要求。只是……

“可是你这么不靠谱,我还是和你一起当鬼使看着你比较好。”

那家伙放弃了投胎的机会,陪着自己呆在这个阴凉潮湿的地府中。

——不过能兄弟重聚,这也不错。鬼使黑如此想着。

鬼使白看着自顾自地陷入沉思不发一言的鬼使黑,便代替他向判官解释了起来。“判官大人,这件事我有向阎魔大人报告过,阎魔大人给予了我'既然是鬼使白的决定,那我就相信你的决定吧'的回应。所以我想,鬼使黑保有前世记忆这件事,是得到了阎魔大人许可的。”

“……”判官好累好想撂摊子。
“……我明白了我会向阎魔大人确认,也麻烦你们盯紧最近渡过三途川的鬼魂们,请确保他们都已经忘却前世。”

“是。”这是鬼使·靠谱·白
“知道啦知道啦,哎说真的判官你印堂发黑诶你真的不需要我找晴明来帮忙吗?”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吊儿郎当模样的鬼使·不靠谱·黑。

在黑白鬼使离开后,判官把侦探报告狠狠地摔在了桌上,看他之前说了什么……“上司花样多”,他这个上司不止花样多,还每天都说着“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然后当着甩手掌柜把事都交给自己。

身心俱疲的判官决定明天再去找阎魔好好说一说。不然这个地府,药丸啊药丸。

评论(4)
热度(44)

© 祁霖霖霖霖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