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写文的。
属性见头像。

苍茫的地府是我的爱-4

想看判阎谈恋爱可是我只会拼命ooc。

友情提醒:今天周四御魂刷了吗。

-判官找到阎魔的是阎魔正趴在云上专心捏鬼面团子。“阎魔大……”
“啪!”没有注意到判官的出现的阎魔身子一颤,鬼面团子就这么被捏爆了。
“……”
“……”
阎魔依旧没有抬头看判官,只是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判官噤声,目光慈爱地注视着地上的鬼面团子……碎片。鬼面团子碎片在阎魔的注视下慢慢汇合,最终变回了原来萌萌哒小团子的样子。

秘技!可循环使用鬼面团子。

鬼面团子向判官蹦了一下算是行过礼了,接着跳回了阎魔手上任阎魔揉搓。判官看着沉溺于搓团子的阎魔表示心好累——身为地府的大王你不要看上去只有三岁一样好吗!!!——“阎魔大人,”冷静下来了的判官再度开口,声音清凌凌地不带一点温度,“”我有些事想向您报告。

“先笑一个。”揉揉揉……
“哈!?”
“我让你先笑一个。”阎魔终于放开了鬼面团子抬头直视着判官,一脸严肃。而小团子一把则蹦下了云蹦出了阎魔殿找鬼使白要投喂去了。“你看这里已经这么冷了你还一脸冰山样,说话前先笑一个笑不好看不准说话。”没了鬼面团子的阎魔以手抵颔,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冷着一张脸的判官。

“……”判官不开心,判官想划生死簿了。内心重复着“上司花样多”以及“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判官还是依言扯出了一个笑。

无奈阎魔不买账,“你这笑得比哭还难看啊……算了你先说吧。”阎魔嘴一撇,脸上写满了伐开心。判官恢复了冰山脸,把孟婆的事先报告了一遍而后切入正题:“鬼使白说,是阎魔大人准许鬼使黑保留记忆的,我想来确认一下。”

“恩我同意啦,”阎魔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继续躺着,像是思考着什么恶作剧一般笑着解释道:“我觉得对于那对兄弟来说,这样或许也不错?而且啊……我相信我的眼光,鬼使黑即使有着前世记忆,也能好好做事哦。况且还有鬼使白看着他没事的没事的。”看着还想要说什么的判官,阎魔撇撇嘴,“你不要这么严肃嘛,规矩什么的偶尔打破打破也不要紧啦。”

——那你还定这规则干嘛!?

像是看穿了判官内心所想的一样,阎魔补充道:“顺便让鬼魂喝孟婆汤其实一开始只是为了给锅子找点事做,顺便给地府补贴点收入来着。”

“………………………………”今天的判官,还是很想撂摊子。

“哦对于锅子那事,要不我们让最近新来的亡魂们再死一次?”阎魔眯了眯眼睛,突然显露出了身为地府之主的威压气势。
判官被吓得不轻,冰山脸上少有的出现了犹疑:“哈!?”——在地府,“再死一次”是一种极重的刑罚,鬼魂需要再经受一次死亡之苦,重新服下孟婆汤以赎清罪孽。
——怎么看这次就算需要有鬼需要再死一次,那死的也该是孟婆。
——阎魔大人终于因为憋不住而成暴君了吗……

“诶你表情真的会变诶?”仿佛之前的杀气都是判官的错觉般,阎魔又变回了面对他时惯有的懒散的样子,“我开玩笑的,因为之前鬼使黑跟我说对付那种看上去特别严肃的人,吓他一下就行了。”

“……”鬼使黑是吧。

“然后你让锅子这两天,挨家挨户地送温暖,让鬼鬼有汤喝。哦对跟她说成本钱往她奖金里扣啊。”阎魔侧着头想了想,“其他应该没事了吧……你回去以后记得练习下怎么笑啊,下次来的时候记得笑得好看点。最好笑得跟隔壁妖狐一样,加油。”

“……”虽然内心已经撕了十七八本生死簿,可判官脸上依旧一片冷漠,语气恭谨,“我会努力的。”

判官好累,好想撂摊子。
好想放开喝酒不管这一堆破事。


友情提醒:今天周四针女出了吗。我没有(。

评论(2)
热度(34)

© 祁霖霖霖霖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