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写文的。
属性见头像。

苍茫的地府是我的爱-6

友情提醒:今天周五你刷破势了嘛?

-判官觉得也许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能还是有点道理的。等他把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以后,判官猛然发现地府公务人员除了不能长期离开地府的阎魔和他以外。全走光了,全……走……光……了……全!走!光!了!!!虽然说阎罗殿的常态就是只有他和阎魔两人在,鬼使黑和鬼使白一般都会往返于人间为迷路的亡魂们引路,而孟婆本来就是个长住人间偶尔来三途川亲自卖孟婆汤,宛如挂名员工一般的存在。只是这样一来,为了防止突发状况,判官暂时不能离开阎罗殿前往人间了。

“……还是下次再去人间找那个什么妖狐学学怎么笑吧……”合上文件后的判官食指敲打着桌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学不会怎么笑下次见阎魔大人又要惹阎魔大人不开心……在练好之前……还是先避免见阎魔大人吧。说起来孟婆这家伙,汤还没送完人就跑没影了……鬼使黑和鬼使白也是的还有恶鬼没平定完吧,估计又去找安倍晴明帮忙了。这么一想的话地府的工作人员的确是少了点,要不要考虑办一次地府招聘会扩充点人手呢……

——不过扩充人手这种事要向阎魔大人打报告吧……还是在有脸见阎魔大人以后再去提吧。这么想着,判官拿出了镜子继续苦练自己完全苦手的微笑。

阎罗殿中,因为鬼面团子都被鬼使白带出去工作了,没有小白团子可以捏的阎魔百无聊赖地趴在了云上。阎罗殿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寂寞,这两天连那座冰山的面都不能常常见上了,什么嘛……连他都被自己欺负怕了吗。阎魔的脸埋在软绵绵的云里,这样身边那些她原本打算送去骚扰判官的小鬼们就看不清她脸上那闷闷不乐的神色——自己到底在这阎罗殿中呆了多久了呢……几百年,还是快一千年了。似乎在判官出现前她就一直在这了,一个人住在这个阴冷潮湿而又冷清的阎罗殿中,看着新的亡魂渡过三途川接受她的审判。看着那些即将投胎的亡灵对于新生的喜悦。

阴曹地府,鬼面阎罗。她阎魔身为地府的主宰,却是唯一一个无法逃离这片冷寂的人。

只是后来,判官出现了——他那时候还不是判官,不过只是个早逝的少年——那时的他比起现在的冰山样多了几分人的温度。那个少年对她说:

“你看上去好像很悲伤的样子,我不要投胎了,我来陪你给你帮忙吧。”

之后那个少年就成了现在的冰山。后来冰山给她找来了孟婆和鬼使白,鬼使白又找到了他那不肯放弃记忆的哥哥。一贯冷清的地府,似乎变得有温度了起来。阎魔也逐渐从以前那个不苟言笑的,寂寞的王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甩手掌柜。

——只是有时候,还是会想念人间那久违的灿烂阳光,还有那些快千年不见的旧友们。
——下次有机会的话,偷偷去看看他们吧。

-明明就是欢乐向日常我干嘛要转画风。

-阎魔的旧友写作旧友读作ssr

-顺便一提孟婆的传记也好虐QAQ
-今天抽到咸鱼王了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跑圈

评论
热度(33)

© 祁霖霖霖霖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