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写文的。
属性见头像。

苍茫的地府是我的爱-7

-晴明在庭院里安心地画着符咒,源博雅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靠着栏杆悠悠长长地吹着笛子。京都最近还真是太平啊————让晴明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虽然这种感叹完晴明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立了个FLAG。

身为一名阴阳师,危机意识一定要强。

安倍晴明在立完FLAG后不就听到了熟悉的,属于鬼使黑的叫声:“嘿!!!晴明!!!晴明!!!”他再次深刻意识到了身为一名阴阳师,符可以乱画,弗拉格不能乱立。晴明画符的手顿了顿,内心千万只镰鼬兄弟在嚎叫:“收回前言,最近的京都一点都不平安,恶灵退散,鬼使兄弟也退散,急急如律令!!!”

在他还没收拾好表情面对两位鬼使之前,源博雅放下了笛子,对着已经踏入了庭院的鬼使兄弟嫌弃地皱了皱眉:“你们地府能稍微靠谱点吗。”

——不能。

鬼使白面带歉意,向晴明和博雅鞠了一躬,为自己没有拦下鬼使黑而道歉,而鬼使黑在旁边抱着把镰刀一脸生无可恋地表示,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地府中恶鬼的数量一夜之间激增,——事实上还是因为近期的亡魂大多都吐了孟婆汤,保有着前世记忆。导致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戾气无法被三途川所渡,成了恶鬼作恶地府——就算他们俩已经拼了命地对这群恶鬼围追堵截,其中一部分还是逃来了人间。

“等结束了我请你们喝酒啊!一定!”鬼使黑扛起了镰刀,和鬼使白一起为晴明,源博雅,还有本来在庭院里大眼瞪小眼的小白和神乐一起踏上了妖怪退治之路。

——今天的京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黑夜山上,孟婆找到了山兔并说出了牙牙的提议,不同于山兔的一口答应,底下的山蛙似乎被吓得不轻,驮着山兔就往后退……“哎哟山兔你别扯我头上的花了!!!那可是地府啊小魔王你饶了我吧!!!你要是惹到阎魔大人我们就回不来了啊!!!”山兔一手揪着山蛙头上的花,一边歪头思考了下山蛙的话:“阎魔大人诶……不过没事的!我相信要是出事了的话山蛙先生你会带着我咻——地逃出来的!而且我们有孟婆和牙牙没事的!”这样说着,她更开心地扯了下山蛙的话:“冲吧!!山蛙先生!!我们要比孟婆更快地到地府!”

——今天的地府,似乎也要变得热闹了起来了呢。

评论
热度(38)

© 祁霖霖霖霖霖 | Powered by LOFTER